回忆新浪博客

  • 别让选择有情绪

    你还记得2016年做出的最后一个选择吗?我记得。 我的选择来自对生活的向往与人生的态度,听上去很高尚的样子,简单的说就是”辞旧迎新“,再通俗一些就是”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“。 当每个人遇到选择的时候,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意见,都不会对当事人产生任何影响。有人说不对,因为面临选择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考虑很多问题。我想说,你所说的那些都是一个思维循环,只要事情没有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末日节

    八月的天是晴朗的,是躲在屋子里的习习凉意。 还有四个月(距离2012年12月21日),人来往往,匆匆忙忙,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怀疑过吗。 至少信上一秒钟,那也是好的。 被蔑视了,传说中的日子被无情的蔑视了。 根本不需要危言耸听,即便它可能是真的,但根本不需要。 2012年12月21日来了,历史的句点。 世界存不存在并不重要了,日历牌每天还在翻着,手表还在规律的跳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文字别包浆

    今天再看读者的时候发现了一段很有意思的文字,是这么说的,“文字有包浆。20岁的人,写不出40岁人的文字;40岁的人,写不出60岁人的文字。” “包浆”这词用的着实让我钦佩,本来是文玩圈子里的词,拿来形容文字这东西想来也不为过,甚至恰到好处。 文玩这东西需要时间,把玩时间长了才会有包浆,有了包浆才会好看,才能吸引人,才能拿出手来让圈子里的人观赏。包浆也是有不同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西湖圆满了

    我就去过两次西湖,一次白堤,一次苏堤。 可巧的是,这两次都下了雨。这也让我对西湖产生了伤感的印象,被印象,是西湖强迫于我,要是不下雨,我还真是期待下一次呢。 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去,去了还会不会下雨。 雷峰塔上看到了西湖全景,原来花上两次才走遍的地方竟也不过如此。 站得高看得远,应当直接来雷峰塔,看看全景就算了吧,即便下了雨,也是淋不到的,那感觉应该是极好的。 …

   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看雨心悦与基因进化

  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场大雨吧,要很大很大的才能算的。抛去对当下工作生活的影响,那种感觉应该是说不上来的一种喜悦。我确定那是一种喜悦,因为我发现,不管是多大的雨,总是有人驻足观看,乐此不疲啊。 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,我发现看雨是人类基因的一个显像,并且经过千百万年进化,依旧如此,以近乎原始的状态表现了出来。我不知道这一段基因对人类是否有帮助,我也很难想象在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村上啊音乐啊节奏啊

    有的时候很容易把书买猛了。怎么说呢,就是一口气把一个坐着的所有作品统统加入购物车,然后累积到折扣线,就欣喜的买了下来。 村上春树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,出于对他的信任,几乎买下了他的所有出版物,不管什么小说还是随笔,总归是有的一看。可是最近在看一本叫《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》,不是小说,也不是随笔,真的就是两个高雅人士正襟危坐的谈论高雅的音乐。这时我才发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出世

    活着的,清醒的,人生如梦。 我想只有经历过濒死的人,才能看清人生的真谛吧。 那一刻我的头脑还很清醒,我知道我快要撑不住了,心跳好像超越了极限速度,我瘫软的坐在椅子上,用仅剩的力气努力的呼吸,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。 心跳越来越快了,呼吸越来越短,意识已经开始支撑不住了,我知道我要结束了,我的一生就在眼前,透过这缝隙,我看到的一切,下一刻将不再存在。 离开的那一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50、60、70

    如果当你发现,在你身边的人注定是过客,那么你将如何面对他们。 在这15天的日子里,我看到了几位过客。无心,有心,都是过眼云烟。 我母亲53岁,住在了中间的床位,床尾前有张椅子,我就坐在这里,每天上午亦如此。左手靠窗住着一位阿姨,看上去和我母亲差不多大,姓赵,年近60岁,不过性格却惊奇的年轻直爽,说话总是直言不讳,这也倒是缓和了住院治疗的病患氛围。在右手边,是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看门鱼

    我家有两缸鱼,一个在客厅里,一个在窗台上。 窗台上的这缸鱼,我印象中不下四五年了,奇迹的是它们还是这么大,从不长个。虽然我不负责喂鱼,但是平均一两年,我都会提醒我爸,鱼儿不用天天喂。 我爸他每天都喂鱼,搞得两三天就得换水,我很是可怜鱼儿。前不久,我发现少了一条鱼,不知道为什么,六条变成了五条,要不是我闲的,我也发现不了,不过,事已至此,我也并没有把事挑明,静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  • 我所遇见的苹果的果生

    人有人生,果有果生。 这不是第一次了,为什么苹果在我的嘴里总能吃出来其他水果的味道。偶尔几次罢了,我就当舌头不好使,但这总经不起多次的味觉验证。 其实我是不经常吃苹果的,不知道多久以前,我吃了颗苹果,吃着吃着,我觉得这是梨的味道,记忆犹新,我不知所措,心想,准又是什么新品种,是和梨树嫁接的吧,吃罢并无在意。 不知过了多久,又得幸吃到一颗苹果,品着味道忽然生变…

    回忆新浪博客 2018年12月16日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itbound@sina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9:30-18:30

 

QR code